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怀里的鸢尾香(2)
    房门被打开,追杀她的男人走了进来。

     “救救我……救救我……”她一头扎进男人的怀里,像个树袋熊似地挂在男人身上,恨不得将双腿也绕上去!

     齐阎的右手托着空气保持着拿酒杯的姿势,脚下是破裂的水晶碎片躺在深红的酒液中,折射出幽暗的光芒。

     一旁的男人统统看过去,哀默大于惊讶。

     齐阔替扎在齐阎怀里的女人倒吸一口冷气,踮着脚尖上前才看清楚挂在齐阎脖子上的细胳膊透白的诱人可以捏出一汪水来,正要张口求个人情要过来,却见齐阎握着涔黑的手枪抵在了女人的后脑勺,他一把握住齐阎结实的手臂,挑着眉毛色米米地斜一眼女人的娇躯,笑得有些淫邪,故意吊着嗓子说——

     “玩.弄男人不够嗨,分享一下你怀里的小美人喽,大家说好不好!”

     没有人应齐阔,他耸耸肩,笑着继续看齐阎冷漠的脸。

     齐阎唇角勾起残冷的弧度,收了枪向后退一步,包馨儿紧紧环着他的脖子丝毫不松动,又紧了紧发抖的手臂,瑟瑟颤抖的娇小身躯深深贴在他的怀里,像膏药似地黏在他身上,没有随着他的步子有所间隙,嘴里不停地发出求救的声音,低低弱弱萦绕撞进齐阎耳庭里,像细细的针捣向他的心脏,痛痛的痒痒的,有点莫名其妙的聒噪。

     不耐地深吸一口气,准备将怀里的女人扯开,却——

     空气中一股久违的、潜藏在记忆深处的芳香淡淡的飘散,与他身上的不同,是那种天然纯净的馥郁之气,清甜浓厚被红酒的醇厚微微掩饰,不细闻,不细辨,他会以为是自己身上散发出来的。

     俯下头,轻轻呼吸,这纯净的体香正是来自怀里的女人,他笑了,低低的笑声从喉间逸出来。

     站在一旁的齐阔等得有些焦急,想要将那抹娇小扯到自己怀里,刚伸出手,齐阎的掌便覆上了女人柔软的发顶,轻轻地揉了两下后,缓缓地向下游弋,后脑、脖颈、后背,停在那盈细可握的腰上,然后长臂伸环住,另一只手臂也环住女人纤柔的双肩,像搂着私有的珍奇宝贝,手掌下女人裸在空气里的肩头浑圆玉润,微凉细滑。

     娇小的女人身子颤抖得厉害,他下意识地收紧双臂……

     一旁男人纷纷递上不可思议的眼神,他们从未见过齐阎先生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搂抱过女人。

     齐阔瞪大了眼睛,觉得快要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同时也为那小女人默哀一把,因为“怜香惜玉”这四个字在齐阎的字典从来没有,有的只是欲.火的宣泄,不是随便一个女人可以消受得起的……

     正在他思绪乱飘的时候,齐阎低沉的嗓音打破此刻的静寂,说出话有些不自然,“给我个面子。”

     “嗯?”齐阔色眼一眯,脑子还有些短路。

     “这个女人,我要了。”齐阎低头看一眼怀里的女人,说话的同时,一股不言而喻的兴奋感在体内蹿来蹿去,仅仅是一个轻搂的动作便可掀动,这种自然而然的感觉前所未有的神奇。

     “朋友一场,你的面子我当然会给。只不过有个前提……”齐阔终于了然,抚着下巴坏坏地笑了,笑的有些欠揍,却是话锋一转,严肃地说道,“今天晚上你要给我暖床。”

     齐阎蓝眸子一凛,递过去一个犀利的眼神,他马上赔个笑脸将室内的人支走,然后轻轻地带上房门。

     静谧的空间里,两股不同的鸢尾香在醉人的酒香中涌动、交织,合为一体。来自男人身上的清淡而浓烈,清淡是因为空气中挥发得不多,只有凑得近,才能闻得到,浓烈的就像是固在他的身体里。来自女人身上的芬芳袭人,她就好像一个天然的香体源源不断地散发着纯净的气息,这种气味熟悉的令齐阎心湖泛起小小的激动,只是他未曾察觉。

     包馨儿扭过头看着空荡而安静的室内,缓缓吁一口气,这时才发现自己要依附于搂着的男人才能维持站立的姿势,身子不再抖动,双腿却酸软无力,松开吊在男人脖子上的手臂,仰头又被那张帅气俊逸的脸迷惑,环在身上的手臂像两条燃烧滚烫的粗藤,记忆中,他是第二个男人以这种亲昵的姿势抱着她,一时间,她竟没觉得有何不妥,这主要是取决于适才离去的男人留下的一句话——“今天晚上你要给我暖床。”

     敢情抱着她的男人是个彻头彻尾的基佬!

     几秒钟后她嘿嘿一笑,“谢谢。”

     男人唇角一勾,一抹魅惑的笑纹在包馨儿心头漾开,老天真是眷顾这个男人,将所有的男人渴望的外型都结合了,一九零以上的颀长身型,因为身高的原因看似偏瘦,实则身比那些健身俱乐部的教练还要结实,她刚刚就扎在他的怀里,硕健的胸肌硌得她小脸生疼。一张东方人的脸却有一双西方人的蓝眼睛,他眼睛格外地蓝仔细看上去竟会偶尔间透出一抹深深的紫色来,神秘而深邃。

     良久后,她的双腿不似刚才那么无力,推了推身前的男人不见他双臂松开,却见他的蓝眸子正一眨不眨着凝视着她,从她仰头到现在过去了好几分钟……

     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包馨儿尴尬地开口,“这位先生,你、你可以松开我吗?”她竟结巴了。

     她略显不自在的神情落在齐阎的眼里被误解成怯懦的模样,低低一笑,“怕我?”当然他不知道包馨儿将他视为gay。

     男人低沉的笑声透出无尽的蛊惑,她低下了头,不敢再直视他,不是她内心不够强大,也不是她对易斯哥哥的感情不够坚定,只是对于一个性取向有问题的男人越看越觉得他可怜,一定是之前受过什么打击才会变成这样的吧。

     包馨儿的心理活动是齐阎万万想不到的,所以到了某一天,他才后悔此时此刻就该让她体会一下他的雄姿。

     齐阎将她松开,抚摸过她盈腰的手掌有些潮湿,想来冷汗涔涔无非就是她这个样子,纱料的衣物湿了个水透,抚过她肌肤的腻滑才知道她浑身都在冒冷汗。

     “坐过去。”他握着包馨儿纤柔泛凉的双肩将她推到沙发旁坐下。拿起墨色钢化玻璃的茶几上的遥控器按了两下,室内瞬间灯光大亮,一股暖暖的风从头顶泻下来将她包围。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