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4人心太难测(1)
    “天啊——”闻言她的话,杨红英惊叫一声,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然而说出的话却透着股子惋惜之意,“正常的男人越来越少了,又有钱又正常的男人更是屈指可数……”

     “几点了?红英!”包馨儿截住杨红英将要发出的感慨大论,再继续这个话题,她真的要疯了。

     果然,杨红英抬头一看时间,拎起手包,几秒中消失的没了人影。

     接着,手机突然一声振动,包馨儿抬眸翻开一看,手指轻颤了一下——阴魂不散的男人。

     然后将短信删除,顺便将那个号码拉进了黑名单。

     ——————人心太难测————

     第二天是星期一,包馨儿上完课后风风火火地赶往加州旧金山市隶警署。

     因为包易斯所犯的罪行情节比较恶劣,上任总警司被撤了职,今天是新任总警司到任的第一天,无论如何,她都要见到这位总警司。

     “杰里总警司,你们非法扣留了包易斯先生一个月之久,不允许他见私人律师,又不容许他的家人探视,作为执法人员,你们完全罔顾加州的法律,难道不怕公民们寒心么?”包馨儿义正严辞。

     她赶到这里时,杰里总警司正好开完了全体会议,被她拦了个正着。

     她没有像对待上一任总警司那样一再地乞求他们给予探视权,因为她与包家人的尊言已经被那个前任笑面虎践踏得不值一文了,而眼前这位中年总警司看上去身形高大刚正不阿,只不过他的眼神有些锋利,神色精明却让人难以揣测。这次,她非常大胆地开门见山的指责他们渎职。

     杰里没有因为一个小女人劈头盖脸的指责而恼火,相反,他笑了笑,然后朝她压了压手,示意她坐下——

     “包小姐,你的心情我能明白,在没有上任前,我就已经深入地了解了这桩案子,对于这桩案子,我比任何人都重视。至于上任总警司遗留下来的问题,我只能说抱歉。”

     “事发当晚,他确实为了我出手打伤了德雷西,但随后我们就一起离开了,而后我与包易斯先生一直在一起,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作案,更不会杀人分尸。”

     对于事发当晚的事情,包馨儿这辈子都不想再去回忆,却又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揭开那伤疤背后的细节,有些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即便如此轻描淡写,痛与不堪依然令她忍不住身体瑟抖。

     杰里见包馨儿颤抖的模样多少有些动容,“现在的证据对他非常不利,根据死者的死亡时间来推断,包易斯有折回作案的可能。”

     “可是杰里总警司,那晚我们一直在一起,我可以……”

     杰里抬手打断,“包小姐,由于你们是兄妹关系,你的口供不足以作为呈堂证供,除非你能找出更直接的证人,证明3月19日晚10点至凌晨2点他本人不在事发现场。”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