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3难懂男人心,竟是我的福(3)
    “如果我没记错,王氏兄弟现在应该是德茨的手下,是吗?”齐阎看向德茨。

     德茨一愣,颔首道,“是。”

     “既然是德茨手下,就应该听从于德茨,不服从命令,不受管束,肆意妄为,这样的人齐泰会不容。”齐阎嗓音扬高,字字威严。

     尹正宪当即欠身而退。

     帕尼见尹正宪执行齐阎的命令去了,心底大惊,看了看脸色不好的德茨,又看向齐阎,忠言逆耳道,“齐阎先生,即便如此,他们也罪不至死呀!”

     “如果仍旧忠义于前任,就应该随梅德西而去。”齐阎又冷然地扔出一句话。

     只见此时,已有人面面相觑。

     齐阎蓝眸扫一眼大厅里人,勾起的唇角染着一丝冷佞,他忽然扬高嗓音,“你们加入齐泰会之初,所立的誓言是什么?”

     众人肃然起敬地看向齐阎,震耳欲聋的嗓音齐刷刷响起,“忠于齐泰会!唯齐泰会主事之命是从!忠于齐泰会!唯齐泰会主事之命是从……”

     直到齐阎摆手示意,大厅里才肃静下来。

     此刻帕尼明显感到后背冷飕飕的,坐在沙发上,如坐针毡,连同齐阎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令他不寒而栗。

     他不会忘记前几天的晚上,齐阎一句话,说要放了包易斯就放了包易斯,完全不顾忌他老来丧子之痛!

     不错,真正杀害他儿子的那两个凶手就是潜伏在齐泰会内部的歼细,在齐阎回旧金山的第二天便被展鹰的手下抓获了,然后授意齐阔以残忍不堪的方式折磨死了,就在唐古尼斯的54层,也就是那晚,齐阎遇见了包馨儿那个该死的女人!

     “齐阎。”帕尼不似刚才那般称齐阎为先生,如此叫齐阎的名字,是以一个义父的姿态喊的,不过他没有端架子,“王氏兄弟二人的行为是我授意的,我还是那句话,如果包易斯没有将我儿子打成重伤,他不至于被那两个三脚猫残害而英年早逝。”

     “义父何意?我没听懂。”齐阎平静的眸光明显转冷,透着一股子阴鸷。

     帕尼见齐阎故作糊涂,心下愤懑,沉了沉嗓子道,“包易斯必须给我儿子——陪葬!”

     “我给你儿子陪葬!”

     一句坚决而清脆的声音从门口窜进来,将帕尼的尾音覆盖,只见包馨儿几步冲进来,在看到一屋子面孔冰冷的西装男后,身子不由得一颤,看向齐阎的美眸透出一丝显而易见的愕然之色。

     众人有些错愕地看着这个身形娇小的女人,不用多想也知道,她,就是齐阎的女人。

     齐阎冷冷地看向包馨儿,扬出的嗓音也不似平时的低柔,“你怎么来了?”

     这时,一个性感高挑的女人带着几个男人径直走了进来,先对齐阎颔首致意后,才退到帕尼的阵容里。

     “是我请包小姐来此作客,没经过齐阎先生的同意,还望见谅。”帕尼缓声说道。

     齐阎眸光一暗,很快明白帕尼的用意,马上冲包馨儿一招手,“馨儿,你过来。”

     包馨儿还没抬开脚步,只见帕尼已掏出了手枪,瞄准了自己,她心底狠狠打了个颤栗,恐慌沸腾进眼底,掩都掩不住地透出来。

     “包小姐,你不是要替自己的哥哥给我儿子陪葬吗?”帕尼举着枪,不再看齐阎一眼,起身慢步走向包馨儿,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顿住脚步,浑浊的目光溢出阵阵恨意,如同一团火焰。

     齐阎的指尖轻颤了一下,看着帕尼拿枪指着包馨儿,差一点控制不住也拔出手枪毙了帕尼,然而闻言帕尼的话,才愰然,帕尼是当着齐泰会众人的面,逼他在包易斯与包馨儿之间做抉择,因为帕尼知道,他会保包馨儿的性命,那么也正好向众人证明了一件事——

     他齐阎不过是一个好色之徒!

     包馨儿目光惊恐不安地在齐阎与帕尼之间窜动,想向齐阎发出求救的信号,可是她不能,因为在被抓来的路上,那个叫露丝的性感女人说,如果她求齐阎救她,就是要放弃包易斯的命,那么获救的同时,包易斯会死在圣康奈医院的病床上。

     她不知道齐阎动作这么快,今晚就将包易斯救出了监狱,更没想到帕尼会从中作梗,这一刻她终于明白包傅舍一定要让帕尼死的原因了。

     “义父……”

     “齐阎!”包馨儿扬声打断齐阎的话,她什么也不想听,她只想换包易斯一条活路,“在梅德西的这桩案子里,我哥哥包易斯本来就是无辜的,他为救我,伤了人不假,可他没有杀人,法律没有还他一个公道,他只能依靠你的力量走出监狱,在此,我谢谢你。”

     在帕尼枪口的注视下,她向齐阎深深地鞠躬至谢。

     齐阎的心微微一紧,眼底的光变得极其复杂,看来包馨儿是视死如归了,这个女人竟然敢放弃自己的生命!

     他不允许!绝不允许!

     她的命是属于他的!

     包馨儿向前移动一小步,枪口正好抵住额心,所有惶恐与不安被从心中横生的坚定信念所代替,她早就想用自己的生命换包易斯一命了,既可了了对他的情,也可报了这六年来他的恩德。她坦然自若地看着帕尼,女人固有的甜糯嗓音扬得洪亮,“帕尼先生,齐泰会最重誓言,请您当着众人的面立誓,我包馨儿愿意一命换一命,你必当承诺包易斯安然无恙!请您立誓!”

     包馨儿咄咄逼人的样子震惊在场的所有人。

     这世上能有几人能做到拿自己的生命换他人安好?

     齐阎暗自笑了,这个女人真是令他刮目相看,这样大义凛然的女人留在他身边,齐泰会上上下下有谁不服?

     再看向帕尼,他眼底多了几分玩味,可心中的恐慌却丝毫未减,因为指着包馨儿脑袋的是把杀人不长眼的手枪!

     帕尼惊愕地看着杵在自己枪口下凛然不动的女人,他等着齐阎开口向他要这个女人,可是齐阎只是冷眼看着,缄默不言,一时间,他变得忐忑无措,如果他开枪杀死了这个女人,以齐阎的脾气,他定然看不到明天的日出,可若不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的老部下还有德茨,便会威严尽扫。

     而且在开枪之前,还要被这个女人逼着立那个狗屁誓言,包易斯与包馨儿,他一个都没打算放过!

     “请你立誓!”包馨儿死死地盯着帕尼。

     帕尼咬牙切齿,他不立又能怎么样,反正他老了,唯一的儿子死了,唯一的指望没了,要这张老脸还顶个屁用!

     帕尼故意交换了一下执枪的手,然后侧头看着齐阎那双溢着玩味之意的眼神,心想这女人在齐阎心底的分量也不过如此,抠动扳机的手指正欲按下……

     “露丝,给我倒杯红酒。”

     听闻齐阎忽然扬声,帕尼手指一顿,心底窜出一抹强烈的不安,微微转过头,只见齐阎一双蓝眸透着鲜明的暧昧之意,一瞬不瞬地盯着露丝。

     露丝看看帕尼,又看看齐阎,咬了咬唇走到茶几前,拿过空置的水晶杯倒上半杯腥红的液体,缓步走到齐阎身前,双手执着,恭敬奉上。

     齐阎唇角漾着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令那张本就俊逸的脸愈发冷魅,只见他抬起修长的手指,指尖触碰水晶杯的一瞬一把将露丝扯进了怀里。

     露丝局促不安,紧紧地握着酒杯,生怕撒在齐阎身上。

     众人有些吃惊,帕尼则是惊愕失色!

     包馨儿只是微微一蹙眉,愣愣地看着那个名叫露丝的性感女人坐在齐阎的大腿上,而齐阎暧昧的眼神几乎要将那女人给吃了。

     帕尼欲要说什么,只见齐阎挑起露丝的下巴先开了口,“你跟在我义父身边有五年了吧?”

     “是的,齐阎先生。”

     露丝是个见过世面的女人,能打能杀,又是帕尼的得力干将,只是齐泰会不收女人,所以她一直贴身跟着帕尼,面对齐阎暧昧的举动,她虽心生不安,却没表现在脸上。

     “从今天开始,你跟我,如何?”齐阎问得赤luo,全然不看帕尼铁青的脸,大手更是肆意,一手握着女人的后脖颈,一手沿着女人身前的曲线缓缓滑动。

     露丝只觉胸口一阵发紧,身体也随之绷紧,尴尬地瞄一眼帕尼,垂下眸子不敢看齐阎那双冷邃却令女人魂不守舍的蓝眸子。

     包馨儿有些看不下去,没想到齐阎居然当着这么多男人的面戏弄其他女人,在他眼里,她到底算什么?

     没有得到露丝的回应,齐阎没有动怒,五指移向女人微微凸起的小腹,重重地掐了一把,露丝吃痛叫出声,他手掌按压下去,嗓音陡然冰冷,“闭嘴!”

     紧接着看向帕尼,他笑了笑,“义父,一个女人而已,我要了,我想你不会介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