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8恶魔,就好她这口(2)
    人,总要经历一些痛苦,才会真正懂得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还有哪些东西是自己遥不可及的。

     蕾娜的话,使包馨儿联想到了自己,可是她深知,就算婚姻是交易,也是由不得自己的,不去在意,或许,就不会那么痛苦,然而她做不到。

     此刻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蕾娜,看着那个男人,拼命抽着香烟的样子,好似也很痛苦……

     病房里缭绕的烟雾越来越浓厚,包馨儿闻着头疼,咳嗽了两声,蹙着眉想制止那男人抽烟,想了想又作罢,踱到窗边打开窗户,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看一眼一直抽烟的男人,心想这男人烟瘾真大。

     再回到床边,包馨儿拧开保温桶,递给蕾娜,“为了你儿子,喝点吧。”

     “谢谢,馨儿,当初没害你,是我这辈子做得最对的一件事。”蕾娜吸了吸鼻子,想哭,却是弯起唇角笑了。

     包馨儿也笑了,“公司里的同事说,你最看不惯的就是我跟尼丽雅了,看来他们都错了。”

     “尼丽雅那小妮子投机取巧,我是真的看不惯她。”蕾娜喝着参汤笑言道。

     “我以后不去TOS证券公司上班,希望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多辅导辅导她。”包馨儿不是娇情的人,想自己离开了,尼丽雅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你离职了?”蕾娜闻言包馨儿话先是愣了一下,略一想,也明白其中的原因。

     包馨儿觉得脑袋有些沉,忽然有些困得不行,打了个哈欠,“算是吧,不过阎总依然容我做兼职。”

     蕾娜看着包馨儿一副睡不够的样子,也有些泛困,打趣了句,“有男人疼就是不一样,红光满面的,遮不住一脸的疲惫,你先回去休息吧。”

     “行,我等你喝完,你不知道,照顾我的那个徐妈心眼小得不行,她居然让我用塑料袋子给你盛汤,这个保温桶还是我从齐阎外祖父那里拿的,他老人家的东西,我必须拿回去……”包馨儿随意地趴在床边,看着蕾娜,眼皮子沉了下去。

     “齐家那么富有,会在乎一个……”蕾娜也越来越困……

     蕾娜病房旁几步之遥处,展鹰与几个手下候在一旁,吉恩推着轮椅出来,轮椅上坐着一身病服的蕾娜,头戴病人帽,低着头。

     “包小姐呢?”展鹰上前问道,因为包馨儿刚进病房时,他朝里张望了一眼,猜测这个男人可能是蕾娜的男友,所以没觉得不妥,只是近距离看,这个男人有些眼熟。

     “里面卫生间,她想跟蕾娜去楼下坐坐,我先下去。”吉恩抬手拇指转了一下,指向病房里,说完,推着蕾娜先走一步。

     展鹰在门口等待了片刻,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想着包馨儿上卫生间,这样推门进去不太合适,便思索着再等两分钟,然而脑子里男人拇指转动的画面一闪而过,他心中大骇!

     ————

     旧金山北湾,极为富有,豪宅林立,尽是豪门富贾,因无陆地接壤,金门大桥是通往这里的唯一道路。

     傍晚来临,北湾一片灯火通明,一栋豪华别墅前,露天游泳池连着对面的海域,美得令人震撼,置身于此,就仿佛置身大海深处。

     一群穿着泳衣的性感女人在池里嬉笑打闹,一旁的躺椅,一位名叫塞蒙的中年男人裹着半截浴巾坐下,轮船似的大脚跷在矮几上,跟在他身后的金发女人递上雪茄,弹开金光闪闪的Zippo为其点燃。

     只见塞蒙递给女人一个眼神,那女人便自动褪去身下的小泳内,并拿过一个黑色庞然大物放在男人手里,一抬脚,跨坐在男人身上。

     翁翁震动声作响,女人一声惊呼后娇喘连连,包馨儿见了,闭上眼倒吸一口冷气,此景,令她想起了曾经闯入Ghostnight夜总会救杨红英的那一回,女人如同布偶,供男人肆意玩亵。

     许久后,那金发女人像是失了声般,只剩下了抽搐,被塞蒙一脚踹进了泳池里。

     其他女人见状,赶紧将金发女人救起,一群人躲到一旁。

     “包小姐当真无趣的很,我很好奇,齐阎那么大胃口,你是怎么满足他的!”塞蒙浑身肌肉,那体型,比宁还要硕壮,走起路来,牵动着每块一处肌群,任哪个男人看了都会自叹不如,他大光着脚丫走到包馨儿身前,一抬手,掌心扣住女人尖细的下巴,yin笑着说了句。

     包馨儿眼底闪过一抹恐慌,心脏早已跳动得杂乱无章,强壮镇定的小脸却是浮着一抹倔强不屈,从来到这里的两个小时间,看着这个男人变化着花样玩弄女人,人性扭曲,令人生悲,可是又无能为力,她渐渐麻木了,对情,对爱,包括对齐阎的感觉。

     因为这个男人说,这些玩弄女人的花样全是从齐阎那里学来的。

     齐阎,他还有多少面是她所不知?所骇然的?

     男人的手力很大,几乎要将她的下巴给捏碎了般,疼痛交织着心底的慌乱,令她愈发的理智,比这刺激惊悚的场面她又不是没见过!

     “你们是敌是友?”仅仅是因为疼,包馨儿牙关打着颤问道。

     “我们亦敌亦友。”塞蒙居高临下,饶有意味地瞅着包馨儿,她害怕,他看得出来,不过没表露得那么明显,倒有几分意思。

     心里琢磨着齐阎喜欢这女人什么?容貌?是比黛婕拉长得嫩些,身材是没法比的,一点不及黛婕拉的性感,其他的还有什么?

     塞蒙深吸一口气,这女人的身体真香,是那种馥郁的体香,惹得人恨不能咬她一口。

     包馨儿明显察觉男人眼底的变化,就好像齐阎兽欲大发时那般,她心底一惊,冷静地脱口道,“看样子你劫持我来是当筹码的,就是不知道我的命能否换到你想要的。”

     “哈哈……”塞蒙笑得大声,松开大手,却是捏着包馨儿肩膀一把拉到怀里,“小女人,你这么聪明,齐阎怎么能受得了,他最讨厌自作聪明的女人!”

     男人坚硬如铁的胸肌膈得包馨儿胸口一疼,她努力维持镇静,眯眼,冷冷地看着他!

     “你说得不错,我劫持你来确实另有所图,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塞蒙眼神里的兴味变得浓重,越是强大的男人,越有狩猎心理,尤其是争夺他人的猎物。

     他大掌一推,包馨儿还没来得及惊叫,娇小的身子便跌回了躺椅,接着男人魁梧的身躯将她紧紧压住。

     “真柔软。”塞蒙赞叹道。

     见塞蒙邪恶的大手欲要撕扯自己胸前的衣服,包馨儿惊慌失色,忘记了喊叫,然而她没有忘记挣扎,挥着小手挠向男人的脸。

     发了情的塞蒙比齐阎还要可怕,从眼底迸发的晴欲之火令他瞬间没了理智,也没了平时的敏锐,所以根本没有想到如此娇小柔弱的女人会抓自己的脸!

     三道血印子,深深浅浅,像野猫挠的!

     “你找死!”

     “你才找死!”看着男人抡来的完全有可能打烂她脸的粗粝大掌,包馨儿惊得气喘如牛,胸腔不安地起伏着,大喊着接上男人的话。

     塞蒙那快要掴上女人小脸的大手一顿,改为揪住女人的头发,怒问,“你以为我怕齐阎?”

     包馨儿感觉头皮都要裂开了,一张小脸顿时痛苦扭曲,却不忘回击这个悍兽般的男人,“你若不怕他,为何要像汤普森家族的那些老者们一样虏获我?就是因为你不敢和他正面交锋!”

     塞蒙是个狂傲的家伙,包馨儿这最后一句话,扎实地刺激到了他的男性尊言,他大吼,“我会怕齐阎?就让你看看,我塞蒙是如何玩死他的女人!”

     “刺啦”一声!

     包馨儿的裙子从领口处裂开,塞蒙却愣住了。

     女人胸口白希的肌肤上,由一团团吻痕围成的心形图案,规则至极,就像用粉红色水笔刻意描画的,看上去既暧昧,又有点逗。

     包馨儿出门前风风火火地换裙子,根本就没注意到胸前的吻痕,此时她被塞蒙的举动吓傻了,顺着他的目光巡向自己胸前,在看到那好有爱的心形图案后,她怔了一下,下一秒,扯过衣服捂住。

     “齐阎的口味变了?”

     塞蒙不可思议地自言自语,此时,五架直升飞机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泳池外的海域上,轰隆隆的马达声瞬间打破此处的静谧。

     塞蒙那一双闪着戾气的蓝眼睛微眯,齐阎的到来在他意料之中,来得方式却是匪夷所思!

     只见其中一架飞机直冲泳池前隔离海水的落地玻璃飞过来,“哗啦”一声,一面四层楼高的玻璃倾刻间破碎了,一片片的全落入了泳池里,玻璃片沉入水中的瞬间溅起一层水花,在灯光的映射下,明明暗暗地闪烁着。

     本来还泡在泳池里的女人们一个个吓得落荒而逃。

     包馨儿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像观看特技镜头般,是齐阎来救她了吗?

     她暗自惊喜,可是塞蒙这个可恶的男人还骑坐在她身上,而他们身后,上百号穿着迷彩夹克统一服饰的男人抱着机关枪整齐地站成一排又一排。

     对,是机关枪,与宁手下的雇佣兵所持的枪支大同小异,而且所有枪口瞄向外面的直升飞机。

     她的心,又是狠狠一颤!

     没了玻璃的阻挡,微凉的海风吹进别墅,却无法吹散空气中浓浓的火药味。

     五架直升飞机依次飞入别墅,放下人后,便又飞了出去,平稳地停在外面的海面上,最后下来的是齐阔与宁,他们迎齐阎下机,三人阔步走向塞蒙。

     其他从飞机上下来的人训练有素地伏击在各个角落,就在塞蒙的眼皮子底下。

     塞蒙从包馨儿身上起来,扬唇似笑非笑地看着齐阎,“两个月不见,你搞了这些?隐形飞机、无声马达、伏击作战?”

     齐阎幽深邃蓝的目光在飞机上时,便凝视着包馨儿,只不过距离很远,他只看到她被塞蒙压在身下,那一刻,他执起了枪要一枪崩了塞蒙,被齐阔给拦住了。

     现在距离近了些,看清了她眼底的惊慌,看清了她的裙子被撕烂了,他更加愤怒,一双蓝眸像着了火,浮着一抹火红的光,低沉的嗓音溢着怒气,“你碰了她。”

     “正如你所看到的,我没得逞,哈哈……”塞蒙笑里藏刀,一把扯过包馨儿,像丢一件轻飘飘的物件似的,向身后一扔。

     “啊——”包馨儿一声惊叫,娇小的身子被两个高大的男人接住,纤柔的肩膀被粗糙的大手紧紧地按住,由于双手被箍在了身后,胸前破裂的衣襟敞开,一对不算丰满的小柚子呼之欲出,浅浅的沟壑之上,暧昧的心形图案,好不诱人!

     “齐阎,救我!”她眼里噙了泪,发出低低的求救声,那样子,那声音,似一个饱受凌辱的可怜人儿。

     齐阎眸光一凛,眼里的愤怒像刀子般射向塞蒙,扬声,“放了我的女人!”

     塞蒙漫不经心地走过去,招待齐阎坐下,见齐阎像座冰山似的一动不动,嗓音透出好笑的意味,“你这恶魔的口味似乎……”他想着该怎么形容齐阎,思索了几秒,接着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清淡?”

     齐阎神色凝重,周身透着腾腾杀气,巡视包馨儿的眸光落到塞蒙身上时,眯了眯眸子,片刻后才坐下,“我就好她这口。”

     冷冷的嗓音透出明显的轻谩之意,令塞蒙有几分困惑,“玩上了瘾?”

     齐阎身躯向后倚靠,修长粗壮的双腿优雅地交叠,忽然笑得玩味十足,“还是恩师了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