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9恶魔,就好她这口(3)
    恩师?包馨儿一听齐阎称呼那个差点襁爆自己的中年男人,心仿佛被瞬间冰封住了,挣扎好一会儿,才“咯噔”一下,恢复跳动。

     看来,刚才这个男人的话说得都是真的,黛婕拉说齐阎摔死过人,她一直都不太相信。如果说现在的齐阎仅仅是BT,那么之前的齐阎,说他丧心病狂都不为过!

     “以前你的女人可以跟我分享,怎么这个例外了?”塞蒙说得风轻云淡,却令包馨儿心惊不已!

     “女人可以拿来分享,妻子是我的私有物品。”齐阎唇角一扬,皮笑肉不笑地说了句。

     塞蒙看着齐阎意味不明却透着一股子阴鸷的眸光,淡淡一笑,“所以,你应该说放了你的妻子。”

     “多谢恩师纠正我的错误言辞。”齐阎唇角的笑始终未达眼底。

     随之两人天南地北地聊起了天,红酒美女玩乐了起来,塞蒙即兴为齐阎表演一场激情戏,各种姿势,各种道具,女人招架不住,最后一翻白眼,晕了。

     “怎么,换了口味,性冷淡了,以前你下手可比我狠多了。”塞蒙觉得齐阎无趣,转过头瞥一眼脸色苍白的包馨儿,笑得有些阴森,倾着身子,脑袋凑到齐阎面前,“我帮你斩草除根,怎么样?”

     齐阎轻嗤,低声道,“你是黛婕拉的亲舅舅吗?”

     “雷奥那不仁不义的东西抓了我儿子,否则我吃饱撑了招惹你?”塞蒙咬牙切齿。

     “你儿子,我救下了,可是你食言了。”

     齐阎的话透出一股子阴冷,塞蒙心一惊,脑子转了转,“你那女人主动勾引的我。”

     “哦?”齐阎看着塞蒙,神色犹为明显思量着他的话,眼角的余光却是恨恨地瞅着包馨儿,这女人招蜂引蝶的本事他不是不知道,先是利伟文,再是阎玉川,还有那个离开旧金山的卫钦。

     “她是怎么勾引你的?”齐阎小声问。

     “就这样。”塞蒙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神情,眨了眨眼睛。

     齐阎被塞蒙的表情逗得哈哈大笑起来,这时躲在人群里的那个人终于按捺不住蹿出来,抬起手枪抵在了包馨儿的后心口。

     包馨儿惊骇,只觉得执枪的男人眼熟,此刻齐阎先叫出了此人的名字,“雷奥·亨利!”

     “你们两个在玩什么花样?!”雷奥怒不可遏地吼叫一声,挥着枪,重重砸在包馨儿的后脑勺。

     “啊——”

     包馨儿一声惨叫,脑袋像炸开般,明显感觉头皮裂开了,像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涌了出来,疼得她差点晕过去!

     齐阎瞳孔一缩,拔出了枪,瞄向雷奥,嗓音冷厥,“你找死!”

     “我就没打算活着离开!”雷奥单手扯开上衣的扣子,绑在腰间的一圈手雷令人心惊胆战,不过这里的人都是油走地刀刃上的死士,几乎没一个怕的。。

     齐阎眸光越发暗沉,嗓音冷到冰点,意有所指道,“这条不归路,是你自己选的。”

     “我还有路可走吗?说好了放了我,放了我的家人,你却暗地里赶尽杀绝,我的两个小儿子死了,妻子也死了,我要让你们尝命!”雷奥一把揪住包馨儿的头发,摁在自己身前,猛然一曲膝盖,坚硬的膝盖骨硬生生磕在包馨儿的小腹。

     “啊——”

     包馨儿又是一声惨叫,娇小的身躯立马软了下来,来自头皮的疼痛令她意识无比清醒!

     空气中血腥之气悄然间蔓延,如同一杯香醇的红酒,和着女人身上馥郁的气息,像一剂良药惯入齐阎的呼吸,令他那颗焦躁的心安宁了些许。

     他收回枪,眸底翻涌不止的愤怒平息下来,淡声问,“你想怎么样?”

     “让他们统统给我滚!”雷奥怒喝。

     片刻之后,人员被遣散,只有齐阎与塞蒙留了下来,塞蒙看了眼齐阎,见他眸光灼灼地凝着雷奥怀里的女人,心下庆幸自己没碰这个女人,否则死定了。

     “你们俩人给我互打,往死里打!”雷奥冷然扬了一嗓子。

     “雷奥,你敢玩我?说好了帮你抓了包馨儿,你就放了我儿子!”塞蒙怒视雷奥,虽说齐阎已经帮他救下儿子,可包馨儿这个女人还在雷奥手里,真若有个三长两短,以齐阎的脾气,他的儿子就只有陪葬的份。

     “玩你怎么了?我早看你不顺眼了,若不是碍于黛婕拉是你一手带大的,我非弄死你不可。现在,我什么都不在乎,我要报仇,把你们以前欠我的统统偿还给我!”雷奥眼睛越来越红,像个失常嗜血的疯子。

     年轻的时候,他与黛婕拉的母亲离了婚,是塞蒙从中撺掇,令他与女儿分开十几年,若不是黛婕拉的母亲死了,他到现在也认不回女儿!

     塞蒙无所谓,打就打,左右都是拖延时间,只是跟齐阎打,两人不挂彩是不可能的。

     齐阎虽看着包馨儿,眸子却似X光般寻着雷奥的身体,雷奥身上的手雷有线圈联在一起,那么一定有摇控开关,不找到这个,他不能轻举妄动。

     包馨儿身体很轻,雷奥却必须用力箍着她,手腕累了,他一松手,包馨儿滑倒在地上。

     “动手!”只见雷奥抬起一脚踢在包馨儿腰后。

     “啊——”

     包馨儿这一叫声很轻,身躯缓缓地缩在一起,仿佛六年前,浑身疼痛,瑟缩在马戏团团长的皮鞭之下。

     齐阎的心随着包馨儿叫声狠狠地揪在一起,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个很没用的男人,利伟文说过,包馨儿跟着他,有的只是伤害!这一刻,他甚至也是这么想的,可即便是这样,他也没会放手!

     “若我死了,她必须活着!”齐阎眸光倏然聚进雷奥的眼里,嗓音透着慑人心魄的威严。

     雷奥一惊,鬼使神差地说了声,“好。”他才不会信守。

     闻言齐阎的话,几乎快要昏迷过去的包馨儿眸光不可置信地看向齐阎,心底竟生出一丝感动。

     不禁嘲笑自己被齐阎以堕落至极的方式毁灭了心性才会对他感激,对他生情,她也是够可悲的了!

     “我不能死得不明不白。”齐阎长臂一伸,刚出了一招,而塞蒙也刚接招,他便又收了手。

     “我看你是想我一枪毙了这个女人!”雷奥恶狠狠开口,猛扣一下扳机,“砰”一声,子弹落在包馨儿脑袋的位置,仅有那么二三公分。

     齐阎一脸的镇定差点见了鬼,看向雷奥的眸光保持着淡定,一如他出口的话,“我只想知道三件事的实情,否则我死不瞑目。”

     “啰嗦,你说!”雷奥倒要看看齐阎还能耍什么花招。

     “金门海峡地皮规划案被搏回与骞维股分被虚头收购,幕后的人,是不是你?”齐阎调查这件事很久了也没有进展,然而近期的线索统统指向亨利家族,否则,他不会下定决心掠夺亨利家族的一切。

     “是!你还有什么要问的,最好一起问了,老子没耐心听你废话。”说着,雷奥又朝包馨儿身后踢了一脚,力道不小,只见包馨儿的身子向前滑了一些。

     在枪口的注视下,她只是虚弱地嘤了一声。

     齐阎心尖狂颤,双拳攥起的青筋暴起,压抑冲动的行为快要将他折磨疯了,“利扬媒体的职员是不是你收买的,还有快递给馨儿的炸弹,是不是你搞得鬼?”

     “哈哈……”雷奥笑得狂妄,“你真看得起我,是,是……统统是我做的,利扬媒体那个见钱眼开的狗东西居然还想敲诈我,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命花那份钱,所以他要多少,我给多少!”

     在雷奥丧心病狂地向包馨儿踢出第三脚时,齐阎怒喝一声,“住手!”随即与塞蒙打斗起来。

     齐阎擅长格斗之术,塞蒙曾是加州连冠三年的拳王,两人之间的撕打可谓是精彩至极,十分钟不到,塞蒙的手腕错位了,齐阎的脸肿了,两个人激烈地攻击着对方,仿佛欲致对方于死地!

     包馨儿落了泪,她的心不是石头做的,看着齐阎为她流血,为她拼命,心里那抹难以言喻的疼又转化为对他的爱意,不再是感激,不再是动容,而是本就纠结在心底深处的情愫萌了芽……

     “齐阎……”她张着嘴巴唤他,“走吧,不要管我,你快走吧,求你了,走吧……”

     她不停张着嘴巴,不停地,一遍又一遍请求他走,可是她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到……

     唯有疼痛,唯有一丝清醒的意识,只能令她眼睁睁地看。

     “啊——”塞蒙一声惨叫,膝盖骨被齐阎一脚劈裂!

     与此同时,塞蒙发狠地挥起一拳击在齐阎胸口,“噗——”,齐阎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射而出!

     两人双双跌躺在地!

     包馨儿眸波轻颤不止,手指颤抖着想去够离自己仅有两米之远的男人,却是动弹不了分毫,她浑身都疼,齐阎倒地的一瞬,就好像她心里的那座屹立不倒的山,骤然塌了!

     “齐阎!”她终于喊出了声,只是这声音好小,齐阎好像没有听到。

     “哈哈……精彩!”雷奥拍手叫好,看着两个倒地的狼狈男人,咬牙切齿道,“没想到你们也有今天吧,一个为了卑贱的女人,一个为了自己的儿子,哈哈……”

     雷奥又是一阵狂笑,抬起一脚狠狠地踢向包馨儿,这一脚下去,发出闷闷的声音,包馨儿吃痛间,还未痛叫出声,身体翻滚几圈子后,蹿入一旁的躺椅下,小脑袋无力地垂向一侧。

     齐阎的心重重一颤,仿佛被一把给攥紧了,正要翻身而起,却见雷奥几步走过来,拿枪指着自己的脑袋,“齐阎,你觉得自己可笑吗?齐谭要是知道你为了一个女人连命都不要了,会不会被你活活气死?”

     “父亲?!”黛婕拉不知从哪儿蹿了出来,看见倒在地上的两个男人,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跑上前,不知该先扶哪一个,“齐阎?舅舅?”

     “黛婕拉,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躲去中国吗?你怎么来了?”雷奥大惊失色,脑光一闪,马上明白过来,已收回的枪,再次指向齐阎,“该死的,你这只阴毒狡猾的狼,我崩了你!”

     “不!”

     “砰——”

     黛婕拉惊叫制止的声音与枪声同时响起,只见黛婕拉跪在地上,跪在齐阎的身侧,胸口瞬间染红了,从身体里涌出的血渗透衣料猛烈地往外冒,像井喷般!

     “父……亲……”她唤,下一秒,身子无力地向后倒去。

     雷奥震惊,手颤抖不止,手中的枪幡然落地的一瞬,一把抱住黛婕拉,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失声痛喊,“我的女儿!”

     他居然,居然向自己的女儿开了枪……

     “求……父……亲……不……要……”黛婕拉向雷奥伸手,一双快要失去光彩的眼睛寻觅着齐阎的身影。

     而此刻齐阎一个翻身跃起,几步踱到包馨儿身前,一脚步踢飞躺椅,捞起地上的女人,紧紧地横抱在怀里,耳朵贴向女人的心口,听着她心脏一下一下有力的律动,吸嗅着她身体的馥郁气息,一颗垂死挣扎在崩溃边缘的心缓缓地平静下来。

     片刻后,他抬眼,冷冷看着地上的父女,冷漠的神情没有任何起伏,然而眼底腾起的戾气势不可阻地袭向雷奥。

     理智与癫狂撕打着,杀了他们……如矩的目光落在雷奥腰间的手雷,又不得不冷静下来。

     黛婕拉眼神缥缈,却透着一丝浓浓的渴望,好像在企盼着什么,在看到齐阎抱着包馨儿,目光隐射杀气地看着自己,阎玉川说,十年前,她就应该远离齐阎……

     是她太执著了?不,是齐阎爱她不够深……

     想着她给包馨儿发的信息,忽然欣慰地笑了,齐阎对不起,原来十年前,是我害了你,害了你的父亲,就当是我给你赔命了……

     雷奥紧紧抱着女儿,追悔莫及,欲哭无泪,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就该听女儿的话,一起去中国。

     忽然感觉靠在怀里的身子滑了下去,雷奥痛苦地“啊啊”大叫,嘴里的微型摇控器被他一不小心喷了出来……

     齐阎正要夺过来,却见连接接摇控器的一端,有一根极细的丝系在雷奥的牙齿上。

     “跳水!”

     齐阎朝刚刚起身的塞蒙大喊一声,一手抱着包馨儿,一手扯过雷奥怀里的黛婕拉跳入游泳池。

     “轰隆——”一声巨响!

     手雷的威力不算很大,只见别墅的玻璃全碎了,一楼轰然塌陷一半,顿时狼烟四起。

     齐阔拿着望远镜看着别墅里上演的精彩画面,摇头叹息道,“可惜了,没在齐阎先生的计划之内。”

     “这样不更好吗?死绝了,永无后患。”宁在一旁说道。

     “你懂什么?齐阎先生倒没什么?关键是某个女人可不这么想。”说完,齐阔抬肘狠狠地戳一下宁的胯以下,只见宁紧贴在齐阔后背的身子一下子弹跳开,痛苦地捂着裤裆。

     “敢玩阴的!”

     “出了汤普森古堡,在齐泰会,在帝克,除了齐阎先生,就属我齐阔最大,受不了,就滚远点!”

     宁怒指齐阔,“你……”

     齐阔一个巴掌拍开宁的手,“愣着干嘛,捞人!”

     只见月色之下,冰凉的海水里浮动着两团身影,仔细看,齐阎托着包馨儿的身子,塞蒙抱着黛婕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