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0艳照,心太狠(3)
    齐阎眸底的光几不可察地动荡一下,心也随之微微一颤,利伟文的话像钉子似的猛然戳进了他心里。

     爱?喜欢?

     一个男人可以喜欢很多个女人?但爱的女人只有一个,那个在他心底深处的女人!

     不是包馨儿,包馨儿替代不了她!

     可又不是这样!

     他心底深处的女人长什么样?什么味道?他似乎已经忆不起了,与包馨儿在一起的日日夜夜,仿佛是包馨儿替代那个女人,沉迷与她欢.爱,迷恋她的味道,她的一颦一笑无不牵引着他心底的柔软情愫,想要对她好,忍不住对她好,恨不得把自己的命给她……

     这一刻,他发现自己内心不再那么空虚,仿佛有一种令人激动不已的情感正在将其填充!

     齐阎矛盾的心,因为利伟文的提醒渐渐明朗,对,是爱,他爱上了这个女人!

     他爱上了包馨儿!

     “利伟文,不要将你的心思强加到我身上,女人于我来说,不过是泄yu的器具!”在利伟文面前,齐阎神色漠然,语气亦是如此,一字一顿地否认了。

     利伟文探究的眸光仿佛遇到了一座冰山,被阵阵袭来的寒气刺激了一下,无奈一笑,“我以为你用包馨儿的不雅照毁坏她的名声,是为了让我利伟文放弃娶她的想法,因为你爱上了她,不容许别的男人觊觎,但是我错了,齐阎,我大错特错,我似乎忘记你跟正常男人的思维方式不一样,你这个BT的家伙!”

     “你的心太狠!够狠!”他又咬牙切齿地补充一句。

     “多谢赞誉!”齐阎低笑。

     “但是我不明白,你这么毁包馨儿,不怕她恨你吗?”利伟文百思不得其解。

     齐阎淡然一笑,“她心里怎么想的,我无所谓,我只要她的人留在我身边就好。”

     “你不会如愿的!”利伟文嗓音沉了沉说了句,他的眼底随之涌过一抹异样的暗光。

     “那就拭目以待。”齐阎心思笃定。

     两人四目对视,电光火石,硝烟弥漫。

     良久后,利伟文别开了眼,缓缓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睨视齐阎,忽然笑得风轻云淡,“我有娶包馨儿心思不假,但那是几天前,当我听说你单枪匹马将包馨儿从古堡救出,并用自己的身体为她挡了一枪后,便放弃了这个想法,至于今天早晨从利扬媒体传播出去的谣言,是有人买通我公司的职员发布的,我的话,你,爱信不信!”扔下这句话,他转身。

     齐阎心中一惊,看着利伟文背影随着阖上的门渐渐消失,神色变得极度不安,他马上拨通内线,“齐阔,第二条新闻发布了吗?”

     “不辱使命,那些小媒体虽然不比利扬媒体有名望,但传播力度也不小,在这个节骨眼上,凡是与你跟包小姐有关的新闻……”

     齐阔还在那里滔滔不绝,齐阎已经无心听下去了,挂断电话后,他拿出手机,点开包馨儿的电话号码,看着那一串倒背如流的数字,却迟迟不敢拨过去。

     ————

     从包易斯的别墅到USF这段路不算短,开车需要四十分钟,包馨儿关了手机,乘着出租车,在这段路上来回了一圈又一圈。

     “小姐,第五遭了。”出租车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看向车后座的包馨儿,眼神有些猥琐。

     “不会少你钱的。”包馨儿语气淡淡地回复了一句。

     她偏头凝视着窗外熟悉的道路,一幕幕熟悉的场景充满欢声笑语,六年来,多少美好的回忆仿佛就在昨日,像一场短暂的美梦,对未来正憧憬着,突然间,梦醒了,还未来得及回味,便回到了残酷的现实……

     “小姐,你要是寂寞的话,不如让我陪陪你?”出租车司机两眼色米米地盯着包馨儿细若白瓷的小脸,忍不住低低开口。

     “你说什么?”包馨儿被司机的话惊得回了神,这才发现他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别样的色彩,恨不得将自己给生吞了似的,心底一慌,“停车,停车……”

     “装什么装,就你这样的货色,夜总会里一抓一大把,那个帝克集团的总裁说不定就是跟利扬的老总有仇才拿你开刀的,切,以为老子稀罕!”出租车司机谩骂着,打了半圈方向盘,车身滑向路边,慢慢停稳。

     “你胡说什么?”包馨儿掏钱的手顿住,蹙紧秀眉。

     出租车司机冷哼,“我胡说?帝克集团的公关亲口承认,说你是为了拯救包氏主动爬上人家齐阎总裁的床,若是没仇,谁收你这种没料的女人。”

     潮湿的空气透着雨前的闷热,包馨儿浑身冰凉,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暖意,她手指轻颤着开了手机,点开娱乐新闻,果然正如出租车司机说得那样,帝克集团又对外发表了一则新闻——

     包家三小姐为替父挽救包氏,迫于无奈出卖身体,以此换得包氏顺利走出这次股市危机。

     网上对她抨击,改为指责利伟文薄情寡义,不顾包氏死活,逼迫未婚妻出轨……

     包馨儿哭笑不得,齐阎一方面毁了她的名声,迫使利伟文娶不成她,另一方面,又在挽回她的形象,将利伟文暗中为包氏所做的一切都抹光了,也就是说包氏之所以能够支撑到今天,全是由于帝克集团暗中扶持。

     齐阎此举是狠狠将了利伟文一军,不是有仇,又是什么?

     “傻丫头,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能笑的出来?”

     闻言熟悉的嗓音,包馨儿蓦然抬眸,男人高大的身影,遮了她面前的大片阳光,仿佛天一下子阴了似的。

     “阎总,你从哪冒出来的?”她一双美眸惊讶地看着阎玉川,目光瞥过去,看到他的车停在不远处,“你一直跟着我?”

     “我说是偶遇,你信么?”阎玉川唇边的笑,浅浅的,似一抹和煦的春风。

     包馨儿轻轻一摇头,“不信。”

     阎玉川开着车,一路从TOS一直跟着包馨儿到了USF,然后又跟着她所乘的出租车在这大马路上晃荡了三四个小时,他开车在后面跟着,打她手机,关机,忍住一次又一次想要截停载她的出租车的冲动……

     “走吧,我给你当司机,还要绕圈圈吗?”他大手自然地拉起包馨儿手腕往车前走。

     包馨儿见阎玉川没打算解释,想要询问,却忽然想起昨晚黛婕拉的话,眸光轻落到他拉着自己的大手上,唇瓣蠕了蠕,没有出声。

     “送我去渔人码头吧。”包馨儿坐进副驾驶位,系上安全带后,轻声说了句。

     阎玉川系安全带的手指微微一顿,眸底窜起的一抹异样随着他眼皮轻轻一眨,随之消失,点了点头,轻吐一字,“好。”

     又是一个下午,微风轻拂,夹杂着细细的雨丝,五颜六色的船帆随风曳动,点缀着39号码头热闹的风景。

     包馨儿娇小的身体穿行于游客中间,阎玉川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一步步向前走,竟有些迈不开脚步了。

     “馨儿。”他喊住了她。

     “怎么了?”包馨儿回头,精致的小脸被空气中的水雾滋润得晶莹水嫩。

     “你这是去哪儿?”阎玉川蹙着眉轻问。

     包馨儿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微微一笑,“去我来的地方。”说完,她转过头,继续向前走。

     可阎玉川却驻足不前了,当他下定决心再度抬脚时,齐阎的身影闯入他的视线,下一秒,他转身,看到身后的展鹰时,唇角微微一僵。

     “你什么时候跟着我的?”他唇边的浅笑重新扬起。

     “是齐阎先生让我暗中保护包小姐的,你跟包小姐多久,我就跟了你多久。”展鹰说话很少拐弯抹角。

     “齐阎比我想象中的要在乎她。”阎玉川这话声音很轻,像是在喃喃自语。

     展鹰听得一清二楚,蹙了蹙眉,“阎先生,恕我僭越,齐阎先生重情重义,请别让他在兄弟与女人之间为难。”

     阎玉川唇角微微一勾,抬手拍了拍展鹰的肩膀,“放心,我不会的,但是你似乎忘记了,齐阎这个人从来不会委屈自己。”

     展鹰不解地看着阎玉川离去的身影,又看了看快要消失在人海中的齐阎,马上跟过去。

     六年过去了,这片地方变了模样,木板搭成的路面踩上去“嘎吱嘎吱”直响,包馨儿看着脚下的路,延伸的木板覆盖了这处水面,却无法覆盖她清晰的记忆。

     就在她的脚下,六年前,她几乎每天都会被泡在这冰凉的水里,站在堤岸上的人数着数,看着她到底可以在水下坚持多久。

     从最初的二十秒到后来的两分钟,再到极限的五分钟,全是在马戏团团长的皮鞭下逼出来的,可是团长并不满足五分钟这个潜水憋气的时间,于是每天变本加厉地训练她,最后,她扛不住生病了,却还要跳到这冰凉的水里练习,因为她不如此,便没有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