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2谁动了谁的奶酪(5)
    “原来如此啊。”包馨儿点头说了句,回了自己的座位。

     她的淡定,却勾起了卫钦的好奇心,为什么她的表现与别的女孩不太一样,她好像对很多事情都漠不关心,他以为她爱好炒股,却发现她总是购进些特别敏感的股票,骞维的股票呈下跌趋势了,她却增持了两倍。

     更令人觉得奇怪的是蕾娜副经理竟同意了。

     TOS总裁办公室,阳光洒满了办公桌,只有阎玉川一条黢黑的影子倒映在上面。

     他吩咐雪莉给包馨儿倒了杯温水,待雪莉离开,才语气平淡地说,“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今天刚上班你就提出增持骞维的股份,是不是你的直觉又让你发现了什么?”

     “我觉得骞维的股价在短短的两天内跌得这么快,很有可能是有人恶意操作,富贵险中求,可以试着搏一把。”包馨儿坐在办公桌前,淡淡的嗓音掩饰着内心的另一种揣测。

     阎玉川满意的点头,一语道破天机,“不错,是有人恶意为之,因为有人盯上了骞维建材公司。”

     正如包馨儿揣测的那样,所以她没有表现出惊讶,只是微微蹙了下眉,“有人要收购骞维?”

     “嗯。”阎玉川的目光对上包馨儿的眸,将一份资料推到她面前,身子靠向椅背,语气轻缓,却说着令人汗然的话——

     “这是不同国家与地区的证券账号,其中我们美国人居多,这周之内,你要不动声色地吸收掉骞维的散落股份。”

     “这周?只吃不吐?”闻言,包馨儿内心翻腾起来,隐隐压制住,但嗓音还是有些不平静,眉心不由自主地染着一抹困惑,“就算是用不同的帐户购进,但是后期交易量明显减少,必定会引起骞维公司的注意,又怎么做到不动声色?”

     阎玉川勾唇笑了笑,“你只要能保证做好手上的工作,不引起对方的注意就好,其他的不用管,会有人替我们放烟雾弹,还有对公司的其他同事务必保密。”

     说起来她还真是走运,两支有内幕交易的股票都让她碰上了,先是皮特电子,现在是骞维,只是不知道谁的野心那么大,要吞掉加州最大的建材公司,内心渐渐平静下来后,包馨儿淡声问——

     “我可以提前知道欲要收购骞维建材公司的幕后之人么?”

     “能告诉下属的,我一般都不会隐瞒。”阎玉川面色平静,淡然的嗓音如同他给旁人的感觉一样,值得信赖。

     “我会做好自己的工作。”阎玉川的言外之意,包馨儿明白,所以也不再多问,只是第一次真正接手涉及暗箱操作的交易,心里有些没谱,有些不安。

     阎玉川似是看穿了她此刻的心态,向前探了些身子,语气显现轻松的一面——

     “不用有那么大压力,你就当作每一次交易就是一场游戏,一个大的交易,有N多个小游戏组成,而我们操盘手只是担当组建这个游戏的角色,场地、装备都由参与者来提供,是成是败不是我们一个人说了算。”

     “如果失败了呢?”包馨儿随意问了一句。

     “谁的责任,谁承担后果。”阎玉川凝着包馨儿说了这几个字,本以为她会更加困惑,却听她又问了句——

     “要签订保密协议么?”

     包馨儿自然知道一个大公司被人强硬收购的方式很多,通过占有股份的方式掌控一家公司是先礼后兵,若是不成,后续会有各种威逼利诱,所以她对结果并不关心,而是关心这个收购的过程。

     看着包馨儿,阎玉川眸底几不可察地闪过一丝异样,“不用,我信你。”接着,他陡然转了话峰,嗓音有一点点沉闷,“齐阎对你好吗?”

     “啊?”包馨儿没反应过来。

     “你不要误会。”这样问,总有些让人误解他阎玉川好像对包馨儿有想法似的,于是急忙解释,“我跟齐阎是堂兄弟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所以关心一下你的私生活也在情理之中。”

     话题跳跃得太快,包馨儿愣了几秒,原来他们是堂兄弟,应该不是亲叔伯关系的堂兄弟吧,否则姓氏怎么会不一样,当然包馨儿对这个不感兴趣,只是上班时间跟自己的老板谈论私事,好像有些不太妥当。

     想到这几天跟齐阎在一起的生活,除了那天晚上他的暴虐行为令她心有余悸,其他的时间,齐阎对她还是不错的,可是齐阎对她好的意图很赤luo,一心只想着行男女之事……

     包馨儿捧着温乎乎的水杯,手指不由得发紧,面色有些不自然,朝阎玉川点了点头,算是回复他的问题,寻思着他应该没有别的事情要交待了,站起身,准备告辞,却听他嗓音怪怪地喊了自己一声——

     “馨儿!”

     “阎总还有事?”

     今天能够看到包馨儿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阎玉川觉得上天很眷顾这个女孩,微微皱了下眉,他才开口,“馨儿,以后不要穿白色的衣服,尤其是裙子,齐阎不太喜欢。”

     包馨儿一愣,这裙子是今早齐阎亲自为她穿上的,衣橱里清一色的全是白色裙裳,他还说,“你穿白裙子很漂亮,我喜欢。”

     出了阎玉川办公室的门,包馨儿没有再纠结他的话,而她也没有跟阎玉川说那么多,如果阎玉川知道她是以娼妓的身份跟齐阎生活在一起,一定会看不起她,甚至会觉得她是个肮脏不堪的下贱女人。

     午餐时间,尼丽雅终于得空,也终于逮到了包馨儿,“别以为你这一上午忙东忙西的,我就会对你跟杨红英的事情不闻不问。”

     包馨儿肚子咕噜了一声,盯着她手中的食盒,呵呵一笑,“把你这份给我,你想知道什么,我全告诉你。”

     “懒到家了,自己没长腿啊。”尼丽雅虽然埋怨了句,却还是把自己的午餐给了包馨儿,重新拿了份。

     再坐回包馨儿身旁,尼丽雅见她一边吃东西一边盯着电脑屏幕看,撇了下嘴,“一心不可二用,我看你顾得上干什么?”

     “当然先吃东西了。”包馨儿往嘴里塞了口菜,然后握着鼠标点击BFAD(包氏股票),查看近期走势与成交量。

     “先跟我说说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尼丽雅夺走了包馨儿面前的午餐,就差伸手将电脑给她关了。

     “先让我吃东西,真的很饿。”包馨儿轻而易举地将食盒抢回来,正要大快朵颐,却听到尼丽雅嗓音变得不满——

     “你这个没良心的,有的吃了什么都忘了,我跟卫钦还有梅莎她们都很担心你,你倒好,这几天被男人滋润得红光满面的,不要我们这些朋友了是吧?”

     包馨儿顿时没了胃口,心头有些堵堵的,看着尼丽雅,努力扬起唇角,轻轻一笑,“齐阎答应帮我救杨红英,我答应做他女朋友,就这样。”

     过去的几天有多么的不堪与痛苦,全被包馨儿一笑带过,风轻云淡的一句话概括了,只是“女朋友”三个字,说出来容易,却在她心里形成一片苦不堪言的漩涡,弥足深陷得不能自拔。

     “我听卫钦说齐阎是Ghost Night夜总会的老板,他这样做不是趁人之危嘛!”尼丽雅气郁,“看来天下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不过馨儿你放心,我叫上卫钦、高泽见与亚科替你出头,就不信你不做他的女朋友,他一个夜总会的老板敢拿你怎么样!”

     包馨儿心头一阵感动,掩住眸底窜动的心酸与难过,捶了一下尼丽雅的肩膀,“瞧你说得,好像齐阎有多么可恶似的。”

     但她真的看不懂齐阎,他何止是可恶,还是个BT至极的男人,有时又对她温情不已,可是她不会忘记在Ghost Night夜总会所看到的一切,以及签订的那份契约,更不会忘记自己在齐阎面前的那个不耻的身份,抬手轻轻拂了拂头发,心中悄悄掩去这些见不得光的事,面容上扯出一抹微笑——

     “齐阎帮杨红英找了份工作,在圣康奈私立医院,而我跟齐阎在一起后,觉得他人挺好的,你看我身上的裙子就是他帮我买的。”

     “你少忽悠我,这牌子的衣服全是定制的,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尼丽雅眼尖的看到了裙子后领处的刺绣图案,眸光瞬间被点亮,看着包馨儿,神情浮出一抹明显的羡慕——

     “我就说嘛,齐阎先生看起来怎么也不像那种卑鄙的小人,瞧这裙子就知道了,多合身,舍得为女人花钱的男人都差不到哪里去,所以你也别挑剔人家的身份,一定要好好把握。”

     “挑剔他的身份?”包馨儿秀眉一蹙,有些不解。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