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7谁先撕破温柔(2)
    女人哇哇的哭声盈满了整个空间,听上去凄婉极了,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似的。

     熟悉馥郁的气息像丝绸般萦绕着缠绵紧拥的男女,齐阎深深吸纳,仿佛自己回到了那个久远的梦里,拥着浑身散发着鸢尾香的美丽女子,悠然旋转在漫天野地的紫色鸢尾花海里,可是却不闻欢快的轻笑声,入耳的竟是一阵高过一阵的痛哭声。

     他眸底的光凛然一沉,看一眼怀里哭泣不止颤抖不已的包馨儿,一抹柔软浮过,却没遮住他眸色的冷,然而他还是低下头,下巴轻轻蹭着她柔软的发顶,加重手力揉着她的背,似乎想这具娇躯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将这熟悉的体味塞进心底深处。

     一旁的男人愕然地看着眼前的画面,只见齐阎被一个娇滴滴的小女人反扑了,软玉入怀的一瞬,他竟然低低地笑了,那笑声透着一丝显而易见的喜悦,圈着女人身体的手臂明显地慢慢收紧,然而在听到女人的哭声时,改为大掌攀抚在女人背部,却是忍不住上下游移,像抚慰着自己的至爱。

     楚煜辰与聂云枫相互看一眼,起身离去。

     其余的人也起身,却没有离去,而是到另一套间等侯。

     许是包馨儿哭得太久了,齐阎听出她的嗓子变得沙哑,呼吸也越来越不稳,忍不住伸手扳起她的小脸,迫使她仰视自己,严苛的语气透着一丝命令——

     “不许哭!”

     女人水汪汪泛着泪光的眼睛像两汪清澈的泉眼,不停地溢着泪珠,如水晶般颗颗滚落,浸湿了齐阎胸前大片衣襟,此时依旧滴滴答答地往下掉,沿着精致水嫩的小脸淌向细滑的脖子,钻进胸前的领口里,他邃蓝的眸光落在女人那两团呼之欲出的雪白上,眸底的光翻起一抹强烈的暗涌。

     可是他讨厌女人哭,记忆深处的女人没掉过一滴眼泪。

     齐阎眉峰一蹙,嗓音不由得染上一抹愠色,“不许……”

     “齐阎!”包馨儿沙哑颤抖的嗓音截断了齐阎将出口的又一声命令口吻,眨了眨哭得通红的美眸,心底满满的都是委屈——

     “为什么电话号码会不存在?为什么今天晚上没有给我发短讯?为什么我想求助你的时候偏偏找不到你?为什么这里的人都说不认识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呃……齐阎愣住。

     从没女人敢质问他,还是满腹委屈地哭着质问过他。

     包馨儿一再打破齐阎对女人的态度,他本该一把揪住她的头发,狠狠地甩在一边,可是他没有,却情不自禁地抬手捧起她泪雨婆娑的小脸,拇指轻轻揩去她滚落的泪珠,然而那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不停滴落,他不厌其烦地一次又一次轻轻揩去……

     这一刻,他动容了,从心底深处。

     “你每天都会拉黑我的号码,我当然要天天换。至于今天晚上没有按时给你发短讯,是因为陪外祖父下棋,一时忘记了时间。”齐阎眉眼盈溢着款款温柔,低润的嗓音柔得像缓缓涌向沙滩的波浪,温柔轻慰着她脆弱破碎不堪的心。

     如果说被温柔附体的是齐阎,那么被温柔蛊惑的就是包馨儿。

     然而,他们的心底都有一块化不开的冰。

     包馨儿不会忘记自己傻气掰咧来到这个这辈子都不想踏足的地方,是为了什么。

     她要救出杨红英!

     齐阎来,她的希望来了,同时,将要面临的问题也来了。

     男人的大手温柔地抚着她冰凉的脸,她感觉得出,他的手心被她的泪水浸湿了。都说男人不喜欢看女人哭,可是今天,她的哭泣令他动容,像一抹润滑剂揉和在医院时彼此相对的尴尬。

     所以接下来,她不会拒绝他过分的举动。

     迟迟不见齐阎有所动作,包馨儿按捺不住了,他不是想要她么,这个地方不是男欢女爱的淫乐之地么?可他只是眸光温柔的深锁着她,眸光平静无波的像个正人君子,就算是易斯哥哥这样温柔地看着她,最后也会忍不住的亲吻她的脸,何况是一直想要她承欢的齐阎。

     蠕动一下樱红的小嘴,却不知道这种事情该怎么启齿,因为齐阎不是利伟文,她说不出以条件交换的方式满足对方需求的话。

     该哭得哭过了,所有今天的委屈也好,曾经的心痛也罢,哭泣之后,就该重新装进心里,掩进记忆深处。

     包馨儿是一个聪明天真的女孩,然而残酷无情的现实逼迫她收起了一个十六岁少女该有的心境,她不想伤害别人,却会想方设法地得到自己想要的。

     最后,她想到了一个点到即止的法子——暗示。

     环在齐阎脖子上的手臂不自然地紧了紧,主动亲吻男人这件事情,她真的是第一次尝试。目光巡向齐阎性感涔薄的唇瓣,闭眼一瞬,将脑子放空,因为她怕想起包易斯的脸会无法继续下去,轻轻地踮起脚尖,像天鹅一样使劲仰起脑袋,将自己的嘴唇凑上去,可是?

     蓦然睁开双眼,见盯着自己看的蓝眸里噙着一抹明显的笑谑,一直漫延向弯扬的唇畔,她顿感自己的脸颊火烧火燎的红透了,然而下一秒,她想都不想地跳起来,重重地啄了一下男人的唇。

     与其说是啄,不如说是唇与唇的碰撞!

     齐阎疼不疼她不知道,反正她疼的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齐阎就像一只慵懒而高贵的猫,浅笑看着怀里的女人就像观看一只被关在笼子里自娱自乐的小老鼠似的,她心里打得什么算盘,他心知肚明,这也是他只回答她前两个问题的原因。

     “你这是在勾引我吗?”他低低一笑,也算这个小女人够聪明,知道主动引他上钩。

     “是,就是,可你也不用说得这么露骨吧!”包馨儿红着脸羞愤不已地回了一句,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她真是后悔主动吻这个男人。

     齐阎“呵呵”地笑出声,悠扬磁润的嗓音蛊惑人心,然而说出的话依旧是那么露骨甚至暧昧大胆,“你可以吻到的地方很多,比如说脖子、胸前,也可以是那个征服你带给你无限快乐的强悍战士……”

     由于刚刚跳动着身体主动吻齐阎,两人的身体已经拉开了些许距离,所以包馨儿不知道此刻他的身体起了巨大的变化。

     齐阎宽大有力的大手拉着她柔嫩的小手缓缓下移,男人的野性力量昂扬高擎。

     包馨儿的手指忍不住缩了一下,文明包裹之下似有一只快要冲出笼子的猛兽,虽然隔了衣料,但那滚烫的温度像蝎子一样蜇痛了她的指尖。

     她忽然害怕了!

     如果被这巨大的昂扬擎进身体里,她一定会死掉的。

     齐阎眸光灼热地看着包馨儿,并没有强将她的手摁向自己,见她眼底划过明显的退缩,微微眯了下眼睛后,嗓音轻柔地扬起,说着赤luo暧昧的话——

     “相信这里精彩的表演该看的不该看的,你都看了,又何必在我面前装清纯,那些敢取悦男人的女人才是真正快乐的女人,他们痛苦地尖叫着,却快乐似神仙般地享受身体的愉悦。”

     她们真的快乐么?包馨儿一心只想救出杨红英,迫使自己接受齐阎的催眠,在她的情感观念里,那种不建立在爱情上的肉.体交融有什么快乐可言?

     对于她来说,有的只是无尽的纠结与痛不欲生。

     她没有将自己的心里话告诉齐阎,对于一个一心只想与她交.欢的男人,说出来,也只是对牛弹琴。

     “我想带给你快乐。”违心地,她强扯着谄媚的嘴脸,声线绵酥酥地说了一句,接着一双小手猛然挣出男人的手掌,生硬地覆了上去。

     齐阎蓦然身子一僵,这女人居然隔着衣物握住了自己,难道不知道拉开裤链么,可即便是这样的方式,她也把握得太紧了。

     “小妖精,太紧了。”他的嗓音变得粗沉,蓝眸窜动的情.欲之火,映亮了包馨儿那双澄净如水透着些许慌措之色的眸子。

     这一刻他萌生了提前要了她的心思,其实刚刚她扑进他怀里时,他就不打算再放过她了。

     不就是处子之身么?流几滴血又不会死人。

     这次送她到圣康奈医院,他特地让医生检查确认了一下,她果然还是个处子。

     因为齐阎的话以及他眼里流露出的越来越赤luo的意图,包馨儿心底一慌,下意识地松开了手,在她的意料之中,齐阎坚实有力的手臂一伸,将她打横抱起。

     内室里灯光柔美,洁白柔软的大床上,包馨儿被齐阎摔得头昏眼花,只觉后背处男人的大手快速游弋,拉链内.衣扣拂开的一瞬,上半身赤luo在泛着一丝冷意的空气里,盈着晶莹诱人的光晕。

     男人的唇燃着炙热的温度像点燃了一颗又一颗的火种,挥洒在她敏感光滑的颈窝,好似要不了几下就会融化她的意识。

     -本章完结-